相关文章

江苏学校频现“毒”跑道 疑致学生集中流鼻血

近日,江苏苏州、无锡、南京、常州等多地学生家长反映,孩子上学后集中出现了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等症状,他们怀疑与学校的塑胶跑道气味呛人有关。对此,校方无奈表示,找遍了当地所有检测单位,均无法出具检测报告

室外塑胶跑道检测是空白

对于第三方环保检测,学校方面也很无奈。记者在无锡市崇宁路实验小学采访时,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校负责人表示,校方寻找当地多个部门,也无法得到塑胶跑道是否有毒的检测报告。他表示:“联系下来,疾控中心就来了,他说我们只能检测室内的。室外我们联系了区环保局、无锡市环保局,他们没有检测室外的部门,室外没办法检测到的。”

无锡市崇安区教育局规划财务科科长陈延经手过十几所学校的塑胶跑道建设,他直指问题的关键,那就是塑胶跑道中的有害化学物质在室外挥发值达到多少算有毒?这一点,国家层面没有标准,所以检测机构就无法出具鉴定结果。陈延介绍说:“室外是个流动性的(环境),对空气成份检测必须是在一个封闭状态下,风力、雨水对场地上散发成份都是有影响的,后续我们也咨询了,没人来做这个(检测),但教室里封闭的是可以做的。国家没有指导性的东西给我们,我们没法参照去做。”

生产采购施工均存在问题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在我国,塑胶跑道从生产的工艺开始,到招投标采购、建设施工等各个环节都存在明显问题。

杜老板经营一家弹性材料生产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制造塑胶跑道。他告诉记者,20年前他生产一平方米塑胶跑道的价格在150元以上,20年来虽然劳动力价格飞涨,但今天在江苏一平方米塑胶跑道的采购价格在90到120元之间,价格降了,不良厂家会想尽办法缩减成本,追求利润最大化,有毒劣质跑道就“应运而生”。

劣质跑道又是如何进入校园的呢?据了解,由于塑胶跑道建设是以建筑工程立项,中标单位多为建筑公司,而建筑公司中标后又会进行层层转包,另外,能对施工过程进行监督的监理公司也缺少化工方面的专业知识,根本无力对塑胶跑道的材料优劣进行辨别。这样的漏洞,也就给了施工方在建设中对材料做文章、掉包的机会。

本该为学校塑胶跑道安全把上最后一道关的当地环保、住建、教育、质监、体育局等相关部门均无法做到有效监管。入口把关不严,工程建设监管形同虚设。

网罗天下